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» 正文

【如何面对两性关系】我有个没有态度的伴侣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16 10:21:14  

当你的伴侣是个没有态度的人时,这究竟是好还是不好呢?让小编带你解读一下。

“今天晚上吃什么?”—随便“你想去哪里”—都行,看你吧“咱们给他买个什么礼物?”—你决定吧,到时候我跟你摊一下钱。
“这件事就这么定了?”-嗯嗯,你觉得可以就好啊。
你是不是碰到过这样的人,他们不会说出自己的想法,一切随意?或许你也常常是这样的一个人。因为害怕选择,因为害怕自己想要的太多,害怕自己不能讨好别人……
很多人都想做个好人,但有没有想过这其实也是一种自私?
我不喜欢好人,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好人。
我特别害怕好人,他们好像永远不会犯任何错误,戴着神圣光环,为人师婊。我也不喜欢暖男,在我看来他们像极了一群守株待兔的猛兽,只是有很多张脸,数量多到可以不要脸。
我不认为没有目的的事情是对的,我也不认为人是不需要索取的。
近三年来,我定义自己为渣男,目标明确,直奔主题,行就行,不勉强,不强求。
过去,曾经有一个朋友和我说,你一直想做好人,你哪哪都不得罪,其实你压根不是什么好人。那时年少,极其反对,但随年龄增长,越发认为此道理精准。此刻,我最害怕的是两种人,一种是特别在意别人目光的人,而另一种是认为自己什么都不需要的人。
所以到了后来,我会说,什么都不想要的人最可怕,可想而知,他的心有多大;而特别在意别人看法的人也很可怕,因为他们很不真实,毕竟,世界上没人可以做到人人叫好且卖座。
众星捧月的幻觉,特别,不真实。
我曾经也是一个特别在意别人目光的人。
我特别害怕别人说我不好,所以我既要照顾这个,也要照顾那个。我就是这样一点点变得平庸而缺乏想象力的,我从来没有分析过自己为什么特别在意别人想法,而我当时的目标只有一个,谁也别得罪。
而最后的结果是我没有朋友。在我需要帮忙时,没朋友,很多朋友都认为我应该有更多朋友,他们不认为我需要他们。而在我想分享喜悦时,我也没朋友,因为朋友认为我应该有很多朋友值得去叙述,我不会找他们。于是,人人都认为很好的我一点点就与世界隔离起来。
我想你是不是和我一样,是很多人口中的乖乖女、好好人,但你却很孤独。
为什么说没有态度的人最自私?
我从来没有分析过背后的原因,直到三年前我读到一本书,叫《自私的基因》,里面说到一个观点,自私是藏在我们基因里和细胞里的,区别于“生物个体的自私”,“基因的自私”表现在所有基因都自私而盲目地追求在基因池里最大化,但只有很少的基因决定生物体本身是自私的。
这句很难理解,简单说就是,基因并不能决定我们性格的自私,而是基因本身就是自私的,在我们基因本身,会不自主的趋利避害,在生物学里有个词叫觅母(Meme),意思是在相对安全的环境里,基因以快速复制的形式存在。
在“自私的基因”里,也藏有我们本能与整个群体的环境的博弈。一如在博弈论的ESS(Evolutionarily Stable Strategy),中文可以翻译为进化上的稳定策略。最简单的解释就是:在一个种群中,对于个体来讲,最好的行为策略取决于种群的大多数成员在做什么。其实就是三个字——随大流。一种ESS一旦确立,就会稳定下来,相反,偏离ESS的行为将要受到自然选择的惩罚。
我是读到这里才恍然大悟,终于明白我自己为什么特别在意别人的眼光。我想做好好人是因为我能知道如果我表达过分出格,就会遭到群体中个别人的反感,所以我只能遵循大家的审美,做一个不犯错也不出色的人。因为我不确定我未来到底需要谁的帮助,我认为自己未来或许会需要所有人的帮助,所以,在我不确定时,我只能讨好所有人。
这是一个人的懦弱与自卑,其结果当然不好。你越听话,大家越不吐槽你,你记忆度越低,最后所有人都不知不觉地遗忘你。更重要的是,你正在酝酿更大的自私,因为你在演,你在装,你在用假意的温和与善良在博取全世界的同情,你是一枚生蚝吗?
我是在三年前意识到这个问题的。
我突然发现,在我的团队里全他妈是好好人,连刚入职的90后小兄弟竟然也没有一点棱角,原本一个创意公司的团队竟然成了大国企,我在一次会议中破口大骂,如果你看过《搏击俱乐部》的话你会理解我是多么想我团队里的小兄弟们好好给我干一架,哪怕头破血流。
但他们没有,他们如此温和,相敬如宾,感觉跟过日子似的。我当时就愤怒了,在那个片刻,我才开始明白什么叫:“有态度比有梦想重要,有梦想比有目标重要”。
我开始鼓励他们PK,甚至在面试新人时,我也怂恿他和我PK。
我无法接受一个没有想象力和主见的团队,它像一个黑洞般的泥潭,糟烂不堪。
更可怕的是,人人自我感觉良好,这他妈的太诡异了。
在他们其中,一部分伙伴因为我的鼓舞和怂恿,变得富有激情而战无不胜,那时一部分人甚至给我起了个绰号,叫“吗啡鸡汤”,我用泼冷水的方式给他们打鸡血,我拳打脚踢,我满嘴粗口,我一点点激发他们的潜力,让他们成为了我心中的斗士;而其中另一部分人,他们无论怎么刺激,都依然是温水煮青蛙,温温吞吞,一坨烂泥。
我是在那个时候,深刻感知到那些一直扮演好好先生的人,其实压根承受不了任何刺激,也担不起任何期待。他们害怕别人说自己不好,却从来没有想过如何证明自己是好;他们怕被别人误会,却从来没想过如何影响身边人的认知;他们自以为自己很好,却其实眼高手低,他们的人生,缺乏作品。
他们没有态度,以至于他们几乎不可能在任何群体里获得任何号召力。
关于这点,有个进化论里的“动态平衡”,和物理学的动能守恒是一样的,在一个群体里,你得罪了多少人,就会对应多少人喜欢你。在一个足够大的世界维度,喜欢你的人和厌恶你的人其实一样多。
而一旦你不表达态度,看似近乎所有的人都喜欢你,但本质上,他们根本不会被你感染,也不会被你吸引,他们只是无感的看着你。
我明白这点后,我开始接受贪婪、肉欲等看似奢靡的喜好,也开始慢慢接纳贪财、逐利的商业环境,我甚至觉得目标明确的人最善意。因为他们并不需要你浪费太多的时间去猜测他们到底要什么,像谈判桌上的公平,各取所需、快速定夺、成王败寇。
一个有态度的人,就像一个信息源一样。他可以警戒对手,避免伤害,他也可以鼓舞同伴,奋力前行。也正因为这点,群体内部才有了持久的动力。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